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之奴的博客

已判江湖归白发,犹馀肝胆断黄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孽海浮沉久,生还不怨迟。 丁年几灭顶,老去始舒眉。 岂敢期长寿,居然到古稀。 雪泥戡爪迹,是是与非非。 我生逢国耻,倭寇正猖狂。 后土多妖妄,前军半死伤。 佳人甘作贼,志士竟投荒! 报国垂髫际,空流泪两行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剑之奴:又遣春温上笔端  

2011-09-13 18:14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又遣春温上笔端(写在《自选集·散文卷》前面的自白)

        

 “问余底事痴如许?恐是前生未了缘。”

儿时骑着祖父脖子,漫步田间小道,跟着祖父唱《千家诗》,牙牙学语,甚是好玩,或许就是与文学结缘之始。十来岁时迷上古诗文,常胡诌几句歪诗臭对,被村学塾师誉为奇才,童心儿便搔得痒痒的。上初中时一篇应试的文言千字文,胡里胡涂上了省城新闻纸,父亲阅后批曰:“苟能奋勉,韩柳可期”,便昏昏然忘了自家名姓。抗日战争疮痍未治而内战爆发,历史无情地搅乱了课堂秩序,没让我继续作文学美梦。时代激流,把我卷入社会斗争漩窝,忽然热血沸腾,弃文就武,甘作革命马前卒,终于连小学文凭都没混到,更别说“韩柳可期”。

又遣春温上笔端 - zengyuanru - 剑之奴的博客

 

一缕情丝剪难断。上世纪五十年代前期,面对中华大地春风杨柳,心痒难熬,故态复萌。偶有馀暇,便沉湎于高唱低吟,讴歌尧天舜日。一些稚拙之作,屡见于省级报刊,于是乎又昏昏然做起作家梦来。然而好景不长,忽入另册,锁了歌喉。“从古文章憎命达,悔同文字结姻缘。”不由得怨及祖宗,是祖与父误导,将我引入迷津。面对铺天盖地口诛笔伐,便暗里赌咒发誓,与文学一刀两断。

“曾惊秋肃临天下,又遣春温上笔端。”新时期赐予我二次机缘。年近知命,人老珠黄而“贼”心不死,藕断丝连。原来赌咒发誓的那“一刀”,其实未能“两断”,不惴鄙陋衰朽,混迹文学新人末座,捧心效颦,恬不知耻。但正经上得阵来,才知自己原是“银样镴枪头”,纵使捋断枯肠,也难挤出几滴墨水,痴情未减,而缪斯对我已不屑一顾。这才哀叹“天意高难问,文章老未工。”想当年不知天高地厚,何等轻狂!“韩柳可期”,望子成龙之愿,荒唐可笑!面对当今异彩纷呈,波谲云诡之文坛风云,更感无所适从,惟荷戟而彷徨,不敢引吭以呐喊。文艺女神害得我好苦!

但话又说回来。“文章千古事,得失寸心知。”不必瞻望于文艺女神的青眼白眼。“泪尽眼枯终不悔”,那怕“为伊消得人憔悴”。害了大半辈子单相思,而今欲进不得,欲罢不能。仔细思量,忽然悟出:“大狗叫,小狗也要叫。”小狗并非仰慕大狗威风才去学样,也并不希罕大狗们是否欣赏它叫的热忱。而是小狗也有非叫不可的感情冲动。天赋狗权,小狗也有叫的权利。因此,我把自己定位于大作家群之外的“文学老年”,亦如狗群之外踽踽独行的老狗。你有你的叫法,我有我的叫法。想叫就叫,高兴时欢叫,愤慨时怒吼。哪怕由此招来大狗们的憎恶和主人的打狗棒。

于是乎,便产生了后边那些不入时流的文字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