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剑之奴的博客

已判江湖归白发,犹馀肝胆断黄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孽海浮沉久,生还不怨迟。 丁年几灭顶,老去始舒眉。 岂敢期长寿,居然到古稀。 雪泥戡爪迹,是是与非非。 我生逢国耻,倭寇正猖狂。 后土多妖妄,前军半死伤。 佳人甘作贼,志士竟投荒! 报国垂髫际,空流泪两行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剑之奴:潇洒走一回(原创)  

2011-09-26 22:31:28|  分类: 剑之奴原创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潇洒走一回”,“过把瘾就死”。一首流行歌曲,把无数少男少女,唱得昏昏如醉。他们发誓,这辈子要活得潇洒,决不能像老爷子老妈儿那一代活得那么窝囊那么累。

人各有活法,不可强求一律。《孟子》说“杨子为我,拔一毛而利天下,不为也;墨子兼爱,摩顶放踵利天下,亦为之。”在杨子看来,让天下人都为我服务,我决不对天下人拔一毛。这是杨子的潇洒,倒也很对某些“时代精英”鼓吹的“人皆自私”的口味。而在墨子看来,只要对天下人有利,那怕把我从头顶到脚跟都贡献出去,也心甘情愿。这是墨子的潇洒,大概多少有点像“愚蠢的一代”所奉行的人生哲学。但流行歌曲里说的潇洒是什么样?恐怕潇洒派也未必能说出个子午卯酉。

温饱问题尚未解决的人,无论怎么“襟怀旷达”,也难以“潇洒”得起来。不劳而潇洒者只有三种人:1、娘老子有钱供他潇洒;2、凭借权力功能,享尽人间口福艳福而不用自个儿掏钱;3、另有生财之道,诸如“星”级名人和技艺精纯的“妙手空空儿”,人间金银财宝均可招之即来。然而种种潇洒,毕竟都靠不住。娘老子总会升天,万贯家财会坐吃山空;权力的作用会过时,会有东窗事发之虑;“星”有陨落之虞;空手道不管如何高明,久走黑路终要撞鬼。以此而言,如果只是动物性的潇洒,实际上是潇洒不起来的。正如大贪成克杰情妇供称:他们睡在铺满三千万赃款的床上,心头不是高兴,而是惶恐不安,一夜不能入睡。

由此而言,物质财富并不能让人真正潇洒。

但是,你不必替他担心。歌词里边早就说了“过把瘾就死”。在潇洒者看来,人迟早要死。只要“潇洒”了,死了也值!早死也值!

笔者想起一位堪称潇洒派老祖宗,赫赫有名的潇洒皇帝,隋炀帝杨广。

杨广在隋朝开国之前,任天下兵马大元帅,曾经率领数十万大军荡平大江南北,结束了中国历史上长期南北分裂割据的局面,可说是武功了得!他在登基前还招罗天下文人学者,修纂文史经籍农商百工之书万七千馀册,建立了国家书库,唐太宗也会比他“稍逊风骚”。他当皇帝前期,官仓“粟支十年”,比唐朝贞观盛世还好。但这位旷世玩家风流天子,并不满足于历代帝王的享乐,他要花样翻新,想出诸多玩法来“潇洒走一回”。除了大造琼宫玉殿,还竭天下资财,专开一条大运河,供他十丈龙舟皇家船队下江都游玩。为龙舟船队牵缆的是从天下征选来的上万美女。他到了江都后,玩得来开心之极!把天下事全忘得一干二净!

杨广并非蠢货,他知道太平天子弄不好也会丢江山掉脑袋。一次他同几个近臣登城墙观景,看到满城人头攒动,便忽发奇想,对身边奴才说:“有大臣说我杀人太多,何以尚有如此之众?当初()玄感一呼而从者十万,盖知天下人不宜多,多则相聚为盗耳。”于是他命令斐温、樊子盖等大开杀戒,一次在一地就杀了三万多人。封建帝王都拥有杀人权,他们可随心所欲地杀人,且以杀人为乐。但像杨广这样的杀人理论,即为控制人口而杀人,算得上千古第一。马尔萨斯、马寅初等人口理论家,在杨广面前都只好闭嘴!

可惜天下百姓毕竟没法杀尽。正当他在江都神仙般潇洒之时,天下已有三十多处农民暴发起义。“君之视民如草芥,则民视君如寇仇”(孟子语)。与其坐而待杀,不如起而造反。动乱席卷全国,他知道隋朝江山没救了。一日照镜时,用手掌在脖子上比划着对皇后说:“好颈脖谁来砍?”吓得皇后慌忙掩其嘴“陛下何出此不祥之言!”杨广却笑着说,放心玩吧,到了那时尔我还会受优待的。但他自己明白,他已把人间坏事做绝,叛军是不会让他活命的。因此他想到了如何死才能既保住皇帝尊严体面,又不那么痛苦。他把宫中太医召来,下令为他制造“安乐死”之药(这也算发明创造)。有太医提出花椒水可以让人麻木失去知觉,于是他便下令用十斤花椒煎成一斤浓液,让贴心宫人提着药罐日夜相随。可是当叛军真正出现在他面前时,那个提药罐的宫女和药罐都不知去向。造反者要立即结束他的小命,把刀子架在他脖子上。眼看那“好颈脖”真有人来砍了,杨广却没了当初的豪气,不愿让人真的砍了脖子,提出“天子自有死法”,不能身首异处,搞得血肉横飞。叛军认为他是在等待救兵,先杀了他的皇后太子,然后用白绫将他活活绞死。

“千古艰难惟一死”!蝼蚁尚且偷生,人谁能不畏死?所谓“过把瘾就死”,无论怎么死法,死的痛苦恐惧,全不是豪言大话可以化解得了的。犹其是像杨广之流,正活得万分潇洒,更是舍不得“过把瘾就死”。纵活百岁,还认为没潇洒够呢!

孔子曰“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”,至今仍有现实意义。反之,平时过分“潇洒”“过瘾”,到死神光临时,是不可能太安乐的。

可是谁会在“潇洒”时想过怎么死!

剑之奴:潇洒走一回 - zengyuanru - 剑之奴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2)| 评论(1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